1. <acronym id='g7w4h'><em id='g7w4h'></em><td id='g7w4h'><div id='g7w4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7w4h'><big id='g7w4h'><big id='g7w4h'></big><legend id='g7w4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g7w4h'></i>

      <span id='g7w4h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g7w4h'><strong id='g7w4h'></strong><small id='g7w4h'></small><button id='g7w4h'></button><li id='g7w4h'><noscript id='g7w4h'><big id='g7w4h'></big><dt id='g7w4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7w4h'><table id='g7w4h'><blockquote id='g7w4h'><tbody id='g7w4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7w4h'></u><kbd id='g7w4h'><kbd id='g7w4h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g7w4h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g7w4h'><div id='g7w4h'><ins id='g7w4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g7w4h'></ins><dl id='g7w4h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g7w4h'><strong id='g7w4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借身還魂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9
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看高清特色大片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WWW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观看

          現在的我覺得臉上火辣辣的,對面那個漂亮的女孩子已經看瞭我足足有三分鐘瞭。

          今天中午,一個人來樓下面館吃面,遭遇到瞭如上所述的情況。難道是被我英俊的外表吸引瞭?天啊,小爺單身二十年,不會今天要擺脫單身狗的行列瞭吧?正當我胡思亂想之際,那個女孩子走過來,輕輕對我說:帥哥,別隻顧著一個人吃面啊?你女朋友多尷尬啊……

          說完,看瞭看我旁邊。

          我看瞭看旁邊的座位,什麼都沒有,心裡不禁咯噔一下。

          不過轉念一想,這應該是她搭訕的方式吧。不過轉頭間卻沒瞭那個女孩的蹤影。

          吃完瞭面去結賬,結果老板娘又說瞭一句讓我毛骨悚然的話,小夥子,你女朋友長的挺好看的啊。

          我全身的汗毛一下子就豎起來瞭,……大姐,你剛才說啥?

          老板娘看我這樣,笑瞭下,繼續說到,我說,你女朋友長的真好看,你可得好好對人傢。

          ……可是,我明明是一個人出來吃飯的啊,再說瞭,我特麼都單身二十年瞭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個女朋友。慢慢的扭過頭去,卻發現身旁空空如也,啥都沒有。

          臨走的時候,不嫌事兒大的老板娘又喊瞭一句:歡迎二位再來啊!

          吃面時遇到的事情讓我心裡很不安,我說怎麼最近總是莫名其妙的感覺到冷呢,這明明是暑假,卻總是覺得有人在脖子後邊吹冷氣。但是每次回頭看,背後卻什麼都沒有。起初我也不以為意,不過今天那個女孩以及老板娘的反應讓我不禁捏瞭把汗。

          這讓我想起瞭之前發生的一件事情。

          春天,山寺桃花始盛開的季節,同班幾個同學相約去爬山,但是中途卻遇到瞭一件怪事讓這場爬山之行鬧的慘淡收場。

          我們一行六人,有兩對情侶,還有我和我的好基友趙亮。爬山的途中,大傢自然而然的分瞭組,那兩隊情侶各自分成瞭兩組,我和趙亮對視一眼,很有默契的手牽著手不分你我昂首向前走瞭。

          大傢約好下午三點在山下集合。在飽覽瞭山頂風光以後,我和趙亮打算下山去等那兩組人瞭。到山下的時候,其中一對情侶,劉興和趙娟娟已經在山下等我們瞭,但是另一組王翔和劉文還沒有下來,又等瞭一會兒,我看瞭一眼手機,已經四點瞭。打電話給這倆人,卻顯示對方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。旁邊的趙娟娟小聲問劉興,這都過去一個小時瞭,王翔和劉文怎麼還沒下山啊,她們不會出什麼事兒瞭吧?

          四點十五的時候,王翔和劉文還沒下山,眼看著太陽已經西斜,我想瞭想,對劉興說:興子,你在這兒守著趙娟娟,我和趙亮去山上尋一下王翔和劉文。

          就這樣, 我和趙亮又一次上瞭山。

          但是這次上山的心情明顯和上次不一樣,現在的我有些不安和焦灼,甚至期望太陽能晚點落山。爬山的過程中,天幕每暗淡一點,我的心就多一分不安和焦慮。

          到瞭上午我們三組分開的地方,我和趙亮順著王翔和劉文路線的方向往上走。

         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四點四十瞭。

          我試著給王翔打瞭個電話,還是無法接通。給劉興打瞭個電話,告訴他如果王翔他們下山瞭就打電話告訴我和趙亮。

          小宇,你有沒有感覺到背後一陣陣莫名其妙的寒冷啊?趙亮摸瞭摸脖子問我。

          我確實也感覺到一陣陣寒意從後面傳來,並且,此刻的山中寂靜無聲,總讓我覺得有些詭異。突然,我覺得有什麼東西從我的背後閃過,但是回頭看時,卻什麼也沒有。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繃起來瞭。

          為瞭不讓這種緊張的感覺傳染給趙亮,我回瞭一句:笨蛋,天快黑瞭,氣溫下降,當然會冷啊。

          可是,這種冷,和氣溫降低帶來的周身很冷不一樣啊……”趙亮還想說什麼,但是卻好像看到瞭什麼,驚訝的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我看著他指的方向,發現不遠處有棵桃樹,現在正值桃花盛開的季節,但是我知道,讓趙亮感到驚訝的絕對不是桃花,而是桃樹旁邊有一個人,那人正是王翔!

          此刻的他,正耷拉著腦袋,無精打采的圍著那棵桃樹轉圈,一圈兩圈三圈……

          我和趙亮喊瞭他一聲,但是他似乎並沒有聽到我們的喊聲,依舊自顧自的在桃樹旁轉著圈。

          難道他中邪瞭?

          我腦子裡忽然閃出這麼一個想法。曾聽說過,我們老傢一個伯伯中邪瞭,一夜沒有回傢,當別人發現他的時候,他正在傢門口轉圈,雖說離門口隻有一步之遙,但是他卻說自己走進瞭一條窄巷子,怎麼走也走不到盡頭。當時大傢喊他也是無濟於事,有個上年紀的老者,說這種事兒要拿白雞血或者黑狗血灑幾滴到這個人身上方可化解。最後,這個伯伯還真是就這麼被叫醒的。

          據說,白雞血和黑狗血是人間的黑白無常,臟東西都怕這些的。

          但是我和趙亮在這荒山野嶺的,雞都沒一隻,從哪兒找雞血去?

          此刻的王翔依舊在圍著那棵桃樹轉圈,已經是五點瞭,天又暗瞭一個色調。

          我和趙亮跑到瞭王翔身邊,打他踹他都沒反應,而且此刻的他面色極差,臉上像抹瞭一層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