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oo2sd'><strong id='oo2sd'></strong><small id='oo2sd'></small><button id='oo2sd'></button><li id='oo2sd'><noscript id='oo2sd'><big id='oo2sd'></big><dt id='oo2s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o2sd'><table id='oo2sd'><blockquote id='oo2sd'><tbody id='oo2s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o2sd'></u><kbd id='oo2sd'><kbd id='oo2sd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oo2sd'></i>

      <ins id='oo2sd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oo2sd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oo2sd'><em id='oo2sd'></em><td id='oo2sd'><div id='oo2s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o2sd'><big id='oo2sd'><big id='oo2sd'></big><legend id='oo2s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oo2sd'></span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oo2sd'><strong id='oo2s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oo2sd'><div id='oo2sd'><ins id='oo2s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dl id='oo2sd'></dl>

            艷鬼攝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看高清特色大片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WWW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  傳言龍華寺裡經常鬧鬼,致使寺裡的僧人不得不棄寺而去,僧人一走,那寺裡的鬼越發猖獗,時不時去城裡犯亂,專們吸食人魂魄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是個窮書生,傢離龍華寺不遠,每日清晨他都聽著龍華寺的鐘聲起床,這幾日不知為何連鐘聲也銷聲匿跡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平日還能去龍華寺下擺地攤賣些香火,混口飯吃,如今龍華寺一倒,他的生活來源斷瞭,日子可不是一般的窘啊!

              這日他一開大門,居然在自傢門前發現一袋子金銀珠寶,這讓他十分好奇,這金銀珠寶像是從天而落,於他真是雪中送碳。

              他以為是菩薩顯靈,知他生活潦倒,特送來銀兩救濟他,便想去龍華寺還願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日一早他就背著書簍趕去龍華寺,不料還沒到龍華寺,天色突然大變,大雨瓢潑而下,他隻能找瞭個山洞避雨,不想那山洞裡別有洞天,外面看是山洞,裡面卻是另一個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放眼望去亭臺樓閣榭盡是,像是進瞭大戶人傢的宅院。

              十多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正在池中沐浴嬉戲。

              一件又一件的彩衣被撩在亭臺上,清脆的笑聲時不時從池中傳來。

              宇昕澤是名書生明白非禮勿視,趕緊識趣地閉上眼,轉身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池裡的女子見有生人闖入,相互使眼嘻笑,你推我,我推你,竟一一從水中步瞭來。

              她們衣衫盡濕,濕噠噠地粘在身上,勾勒出一個個婀娜有致的身段。

              女子個個嗔笑嬌媚,從骨子裡逸發出一股股媚意,圍著寧昕澤直打轉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一個伸出皓白的玉指,撫瞭撫寧昕澤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!好俊的公子!”女子輕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早已嚇得兩腿發軟。回想這荒郊野外居然有這麼多舉止奇怪的女子,料想非妖即鬼。

              睜開眼啊!我們又不是妖,還怕我們吃瞭你不成!”另一個女子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壯大膽幽幽翕開眼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瞧,他又後悔地趕緊閉上。

              這十多個女子個個衣衫不整,雖然罩著層薄紗,但穿與不穿已無區別,這副姿樣讓他羞得無地自容。

              對不起!小生無意路過此地,打擾瞭各位姐姐!”說時背起書簍就要走,卻被一個女子攔瞭住。

              想走!這得問下我們姐妹答不答應!”女子嘻笑道。笑聲柔媚,聽得人骨頭發酥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自認為自持力極好,可是遇上這幫妖艷至極的女子,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失瞭控,隻能一直閉著跟,大念:罪過!罪過!”

              女子們見他十分無趣,不然變瞭臉色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一位年長些的女子面色一冷說:將他拉去洗幹凈,你們誰想吃就吃瞭吧!”

              姐姐!這麼俏的公子吃瞭多可惜啊!不如把他送給小妹我當仆人吧!”一個嬌滴滴地聲音響起。

              月嬋啊!男人都不是好東西!你要去瞭,可不要後悔,別說姐姐我沒提醒你!”年長的女子提醒她道。

              這位叫月嬋姑娘抿嘴一笑,撒嬌似的道:大姐,你就依瞭我嘛!”

              眾女子見月嬋如此執意,便依瞭她。

              宇昕澤被月嬋領進瞭閨房。

              公子可以睜開眼瞭!”月嬋掩嘴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這才發現這位叫月嬋的女子已將衣裳穿戴整齊,總算松瞭口氣,倏然又想到什麼,說:你們究竟是何方妖怪,為何要躲在此地迷惑人!”

              公子這是說得什麼話!我們哪裡是妖怪,你看我們姐妹,個個美若天仙,我們是可是仙女啊!”月嬋嫣然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自然不相信,又說:那你放我走可好?”

              月嬋見宇昕澤倒是位正人君子,靠近他的耳畔小聲道:黃昏時候我帶你離開!”

              多謝姑娘!”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朝月嬋做瞭個揖。

              月嬋微微一笑,見寧昕澤肚子直響,料想他是餓瞭,笑著道:公子在這裡等著,我去給公子拿些吃的來!切記,不要離開這間屋子!我的那幾位姐姐可沒我這般好說話的!”

              月嬋叮囑寧昕澤一番後這才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月嬋一走,立即有個紅衣女子扭著水蛇腰步瞭進來,女子一瞧屋裡隻有寧昕澤一人,嘻笑著喊道:哎喲,我的心口好疼啊!”

              說時額上流著大豆般的汗珠,一張俏臉煞白如紙,模樣十分痛苦,似乎將要奄奄一息。

              寧昕澤是救也不是,不救也不是。終於他熬不過自己的良心,朝紅衣女子步去:姑娘為舒服快到床上躺著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