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248vy'></i>

  1. <tr id='248vy'><strong id='248vy'></strong><small id='248vy'></small><button id='248vy'></button><li id='248vy'><noscript id='248vy'><big id='248vy'></big><dt id='248v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48vy'><table id='248vy'><blockquote id='248vy'><tbody id='248v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48vy'></u><kbd id='248vy'><kbd id='248vy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248vy'><div id='248vy'><ins id='248vy'></ins></div></i>
    <fieldset id='248vy'></fieldset>

    <dl id='248vy'></dl>

    <code id='248vy'><strong id='248v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ns id='248vy'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248vy'><em id='248vy'></em><td id='248vy'><div id='248v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48vy'><big id='248vy'><big id='248vy'></big><legend id='248v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span id='248vy'></span>

          整容面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看高清特色大片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WWW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“對,就按照范冰冰這長臉整。”

            看這樣前這個下瞭狠心有氣勢洶洶的女人,肖隱表情很是平靜,這已經是他見過的第九十九為客人瞭,為瞭整容,這些女人簡直不惜一切代價。

            “可以,沒問題,我們這裡有各種款式的面膜,您說的那款自然也是有的,隻不過需要等一等。”肖隱平靜的如一潭死水般的聲音說著。

            “需要等多久?”

            肖隱看瞭看桌上的臺歷,緩緩道:“三天,三天後的這個時間,你來找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麼請您留下姓名地址及聯系方式,一邊我們日後跟蹤服務。”

            “蘇紅,東興南街三社路七號,電話1862****972。”

            肖隱一一記下,點瞭點頭,“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,就這樣好瞭,我還有幾個客人,所以就不留您瞭。”

            蘇紅起身告辭,肖隱拿起桌上的電話,撥通一個不知名的電話,對方拿起電話並沒有說話,而是肖隱主動開口道:“喂,來生意瞭,趕緊送面膜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三天後,蘇紅如約趕來,肖隱把包裝精美的面膜送到蘇紅手裡,“這面膜每天敷一次,敷上後二十分鐘會自然溶於面部,十五片全部敷完後會慢慢褪去死皮,但記住,退到十五次後皮膚就會變得很薄,每天晚上睡覺時記得不要開窗,也不要吹風扇。記住,可以吹空調,但不要開風扇。”

            ——《整容面膜》

            “蘇紅,最近你好像變漂亮瞭。”一個同事好奇的問,另一名同事也隨聲附和:“對呀,好像一下子就漂亮瞭呢。”

            蘇紅擺擺手,“哪裡,哪裡,還是你們好看。”心裡卻是美滋滋的。這時候部門的男神阿卓走瞭過來,在蘇紅身邊說道:“今晚有空的話一起吃個飯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?”蘇紅以為自己聽錯瞭,以前一直正眼都不瞧自己一眼的男神,今天竟然一開口便主動邀請自己一起吃飯,而且還是當著公司其他員工的面。“有空、有空,一定有空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今天這頓飯吃得好飽啊,謝謝你啊!”

            蘇紅站在樓下,阿卓溫柔的看著她說道:“不請我上樓坐坐嗎?”

            蘇紅低下頭,還沒開口阿卓就拉著她的手上樓瞭。樓道裡很黑,蘇紅拍瞭下墻,燈還是沒有亮。

            “停電瞭!”阿卓說著打開手機的電筒。

            蘇紅說:“沒事,我住二樓。”

            門被打開,裡面一片漆黑,漆黑的空間裡,蘇紅感到一隻大手把自己按在墻上,她伸手按下電燈開關,沒有電。

            剛剛晚餐喝瞭酒,一團溫熱的酒氣噴在蘇紅臉上,她皺起眉頭,想不到男人這樣粗魯。那個表面上面容俊美,溫文爾雅的“紳士”,如今也是這般粗魯。

            她以前也曾有過男朋友,是她的中學同學,隻不過她從來都沒喜歡過那個男人,也沒跟那個男人做過什麼,從來沒有。來到這座城市後,一切的觀念全都改變瞭,堅信這是一個看臉的社會。以前他長得醜,從來沒有男人正眼瞧自己,隻有那些女人喜歡把自己作為陪襯所以才和自己交朋友。如今自己變漂亮瞭,就連一直沒瞧過自己的男神阿卓,都開始主動泡自己,身邊的女性開始漸漸對她疏遠,不過她不在乎,她就是要別人嫉妒自己,她甚至享受這種嫉妒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阿卓吻瞭一陣,彼此的眼睛都已經適應瞭黑暗,大床就在窗子旁邊,男人抱起她走瞭過去。她想要拒絕,但突然覺得頭痛的厲害,難不成剛剛樓下那杯酒有問題?她想著,嘴裡喃喃著:“不要——”

            男人絲毫不理睬她的話,不費多久功夫,身上的衣服已盡被除去。酒精助長瞭男人的欲望,也麻醉瞭女人的疼痛,兩坨肉體隻在幾格被窗子切割的月光下,暴露無遺。

            刺眼的燈光把阿卓照醒,他睜開眼睛,原來是來電瞭,他瞧瞭眼身邊的女人,想不到這麼漂亮的女人竟還是個處女,反倒便宜瞭自己。想到這,男人嘴角露出一絲邪笑,但隨即轉為失望,早知如此,剛剛就不要那麼心急瞭。女人睡得很死,看來是剛剛酒裡的藥效起瞭作用,雖然發作的慢瞭些,但後勁還是比較大的。他看著潔白床單上那一抹殷紅,像是在欣賞一副畫作,一副自己親手創作的畫作。

            他起身打開窗,窗外的燈光很亮,晚風讓他感到一絲清醒,他轉身去關燈,然後走回床上吻瞭下女人的臉頰。

            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一夜過去瞭,蘇紅從夢中醒來,清晨醒來,張開眼,見到陽光和心愛的他。她坐起身子,看瞭眼心愛的男人,有瞧瞭眼潔白床單上那一抹殷紅,她的臉也紅的,比那一抹殷紅還要紅。

            陽光,這比平日更亮的陽光,蘇紅抬起頭,瞧見瞭那扇打開的窗。

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

            阿卓被蘇紅的叫聲嚇醒,揉瞭揉眼睛說道:“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“窗子,是誰把窗子打開的?”蘇紅尖叫著蜷縮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阿卓轉頭瞧瞭一眼,松瞭口氣道:“嗨,你說窗子啊,是我昨天打開忘記關上瞭,這又怎麼啦?”

            蘇紅發瘋似的跑到衛生間的鏡子前,看著自己這張臉,除瞭有些幹燥外,沒有任何異常,她長長舒瞭口氣。可能那人說的有些嚴重,事實並沒那麼可怕,也可能窗子打開時間並不長,所以沒有什麼影響。

            “親愛的,你怎麼啦?”

            一雙溫暖的手臂環抱住自己,鏡子裡出現那個擁有瞭她第一次的男人,昨晚那個粗魯的男人,那個無意間打開瞭窗的男人——

            “對不起蘇小姐,既然你沒有按照我的方法做,那麼事情已然發生瞭我也愛莫能助。”

            肖隱的聲音依舊是宛若一潭死水,叫蘇紅聽來,更加的絕望,仿佛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死人在講話。

            一個裹著頭巾帶著口罩墨鏡的女人,離開瞭肖隱的辦公所,低著頭,孤單的在路上走著。一陣狂風吹走瞭她的頭巾,露出大半個血紅的肌肉和血管——這人竟然臉上沒有瞭皮膚。